两生花

星星虽美,自有其轨,凡人只需仰望不要妄想摘星。

就……想笑

那个什么剪掉白宇镜头的“纯享版”时间飞行吧,不算什么。真的。

毕竟N年前就有小辉儿的粉丝给他双打搭档打马赛克的骚操作。

不是几分钟哦,是一整场比赛视频。我们的乒乓王子和一个移动的马赛克打完了全场取得胜利。

那个被马赛克的搭档是今天的乒协主席刘国梁,当年与孔令辉被合称为“乒坛双子星”,青梅竹马几十年的友谊。

越搞事越让人觉得你哥和“对家”有点啥,何必呢?再搞下去我都要怀疑那些包子是不是真的知道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请问有组织搞海王兄弟cp吗?!!!!金发白肤俊美傲慢的弟弟和野性不羁粗犷性感的哥哥!!!奥姆王一出场银幕上仿佛就写着“蹂躏他!”的字幕!!!
今天也是被兄弟情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一天_(:з」∠)_

钱已经准备好了,应援也可以做了,那么刘总你敢不敢拍这对“小情侣”真人秀给我们看呀???(。ò ∀ ó。)

小情侣:想的美!

说不出的缱绻

击掌了击掌了击掌了!!!两只手掌轻轻贴一贴就诉尽了我这一年来的心酸。躺平大哭,眼泪流进耳朵里!


白宇这孩子心重,共情能力强,虽然有点心疼他,但换个角度想这是做演员的优势,也挺好。愿他脚踏实地不惧风暴,未来演出更多好作品吧。


得,我关掉还不行吗。明明很正常的一点感想和展望而已,就因为现在的粉圈恶毒风气搞得像阴谋迫害一样。服了。


这世界不会变成你想要的样子。


求助找一个巍澜视频!

求助!!!有个b站视频 大概内容是北宇拍完镇魂后爱上沈巍,而居一龙不想他继续爱一个虚幻角色,于是去潜水把沈巍留在一片深海里,后来北宇也去潜水的那个视频叫什么来着???我想找但是忘记名字了![泪][泪]哪位天使能告诉我一下?谢谢了!!

继科:踏上赛场我就是一名战士。
马龙:这是每个战士的必经之路。

追娱乐圈爱豆的朋友们真幸福,花的钱和精力时间总会在某个时刻某个地方反馈给你一点微光。也许是一次投票,一次演出,一次应援,一次氪金。你可以骄傲的说哥哥这次获奖有我一票;这次演唱会我买了官方门票去看现场;这次金主爸爸数据好看有我氪的金。

追竞技体育就无情的很。你跋山涉水去赛场下为他加油呐喊声嘶力竭,可场上的比分只能他自己一点一点去打;国外比赛没法追就半夜守直播,看着你追我赶的比分恨不得穿进屏幕去给他加油,然而就算紧张到心梗发作,一切输赢还是他自己承担,与你无关。他的漫长征途里只有自己去披荆斩棘,而你只能做一个看客,再多喜欢也没有办法化为实质性的帮助。

难吗?太难了。竞技体育残酷,又有魅力。残酷在岁月不饶人,在长江后浪推前浪,在一切电光火石间的错判失误。魅力呢?在他面对困难时展现的强大内心,在永不轻易放弃的精神。

马龙给我太多启示,给我展现宝贵的持之以恒和赛场的热血激情,作为一个看客我获益良多却无法回馈一二,就连他伤病退赛也只有深夜流几滴没用的眼泪。

可是竞技体育不相信眼泪,而我相信马龙。请好好休养,还是那句话,咱们下个赛场见吧。

支持你。

【悼查先生】传觞

不喝酒的我也愿意倒上一杯,敬送金庸先生和他的江湖天地。

多谢,珍重。


maxilla:

纸上悲喜事,书中侠客肠。


莫怅惘,


守得余墨香。




传觞


 


01


 


此夜有星无雪,小窗敞了约莫寸余。少女瞧了瞧外头天色,柔声道:“大哥今日嘱我收拾行囊,当是别有去处?”


屋中青年人虬髯乱发,似常年已不梳洗结辫,双目却神采摄人,闻言笑道:“计算时日,不日应有故人远游,我想下山去,送上一送。”少女莞尔道:“大哥话中意思,此番竟是属意我同去么?”


青年笑道:“你不愿意?”


少女微嗔,扭头不去理他,隔了一小会儿,又偏过头,轻声问:“那......几时走呀?”青年温言道:“待我取个物件来,明日卯时启辰,可好?”


 


他自雪山梅树下,挖出一坛陈年老酒,是昔年父辈于风雪中交心时,也曾痛饮过的那一种。


 


 


02 


 


他二人脚程不同旁人,翌日出发,不日便至藏边,至黄昏时分,见一颧骨微高的黑瘦汉子立在路旁,似在等人。


他怀中抱着个三四岁的女娃,眉目清秀,眼神灵动,正伸手欲抓他发辫。只见这大汉面容粗豪,神色却十分温柔,轻轻握了握小娃儿玉雪般的小手,道:“空心菜,你乖。”


女娃儿十分乖觉,抱住他的手掌,果然便不再闹。汉子转过身来,朝对面的青年男女一揖为礼,道:“多谢胡大侠伉俪。”


 


着了狐裘的青年人微微一笑,将手中灌满了的酒囊递过去。


 


汉子接过来,黑红的脸上也辨不出什么神色,将酒囊往腰间褡裢上挂了,长叹一声,转身走了。


 


风尘铺在他的脸上,他有那么一瞬想起了自己的那个小妹子,只觉心中既酸涩,又柔软,恍恍然开出了别样的花来,不是茉莉、玫瑰,也不是丁香和凤仙。是什么花儿呢?他自己竟也不晓得。


 


03 


 


汉子接了酒囊,抱着闺女一路南行,至大理地界,见前方有一酒肆,桌旁围坐三人,形貌各异,俱是雄姿英发。


见到他来,几人欣欣然起立,其中一个白面微髯的华服公子,上来便揽了他肩头,笑道:“狄兄教我兄弟几人好等。”


 


汉子十分窘迫,却也依言坐下,将先前那酒囊摸了出来,置于木桌中央。华服公子瞥了其余二人一眼,将酒囊收起,笑道:“我大哥好酒,二哥却颇不胜酒,此等好物,我收着便罢,你且放心。”


 


汉子微微点头,不再多言语,起身告辞。


 


坐着的三人叫出婢女仆役,又各自取了酒来再饮。良久,那华服公子喟叹一声,笑道:“两位哥哥可曾记得,我三人上一次一同饮酒,连个坐下的地方也未曾有,可那一通好饮,却是平生最最快意之事,教我长长久久,都不敢忘记。”


 


他身旁坐着的短发青年下意识诺一声佛号,低声道:“确是如此。”


 


两人一同看向上首处那身形魁伟的大汉,相视一笑,只觉茫茫然世间,竟再无可畏惧之事了。


 


04 


 


三人饮罢取了酒囊,遣散仆役,向西而来,至一古城,气势雄浑,城匾上书襄阳二字。


 


城门下站着一对少年男女,衣衫染赤,形容都略有些狼狈。


 


那少女颜色如春,眉目尤其灵动,见到三人,笑盈盈先上来见礼,“大王、国主,段皇爷。”


 


跟在她身后的少年神情憨厚,却隐有渊渟岳峙之意,躬身抱拳,将那小小的酒囊取在手中,神情十分镇重。


 


他蹙着眉头,待对方走了,才低声问身旁少女:“先生嗜酒么?他若不喜欢,可怎生是好?他可不似七公那般……那般……”


 


“那般贪嘴,是也不是?”少女娇笑道,“哎,真是个傻哥哥,你且往细处想想,我们送的是情谊呢?还是酒呀?”


 


少年低头沉吟片刻,面上也露出了喜色,轻轻握住少女柔荑,道:“蓉儿真聪明。”


 


恰有风来,将城中血气吹散,教过往数十年或明或晦光阴,皆变作了往后长路上的可思可忆。


 


05 


 


这一对少年男女,骑着红枣马慢悠悠地在大道上走,一日忽见对面来了一匹白马,马背上驮着个小姑娘,形单影只,面容十分秀气美丽。


 


一赤一白两匹马错身而过,赤马上的少女轻轻唤了一声,将酒囊抛出,白马上的少女伸手稳稳接住,朝二人露出一个笑容来。


 


她瞧了两人一眼,心中道:他们可真好,不过这最好的,我也曾是有过的呀。那狼皮可真暖和,在中原是没有的,在别处大约也没有。


 


06 


 


小姑娘骑着她的白马,天边彤云照着她的脸,她再到江南,见那水榭之中,有几个妙龄女子,正朝她招手。


 


小姑娘打马过去,那高楼之中、绫罗胭脂里,钻出个小滑头来,往下头瞧了一眼,嬉皮笑脸地道:“小娘子,莫急着走,将酒留下予我们呀。”


 


马上的小姑娘不说话,也没抬头,一伸手,那酒囊“嗖”地一下,如同活物般直窜而上,正打在那人光溜溜的前半个脑壳儿上。


 


那人“哎呦”一声,应声而倒,将酒囊抱了个满怀,笑嘻嘻赖在了地上,口中叫道:“哪个来扶一把爵爷?有赏有赏。”


 


香风粉雨,好不旖旎,走马前尘,再见权名酒色,复有几分非虚不妄?


 


07


 


韦爵爷下得楼来,自有宝马香车相送,行至半路,前头车辕忽跃上一个人来,身形颀长,长方脸蛋剑眉薄唇,举止形态,无一不坦荡潇洒,他目光四处一转,毫不客气地伸手:“酒呢?”


 


光头爵爷哈哈大笑,取了那酒囊予他,奇道:“尊夫人怎的没来?”


 


青年压低了声音,道:“嫌你这小王八蛋碍眼,躲了。”


 


两人同时大笑,爵爷跳下车来,重重拍了几记对方肩膀,眼见他复转过身去,走上了夕阳下的那条大道。


 


此人前半生行得落拓孤独,今日终遇坦途,眉梢眼底神色却从未改变过,似总能将山河大川,并揽于怀中。


 


08


 


青年一路载酒高歌,向西又走了几日,烟尘中只见两个少女携手而来,一个身量高些,一身鹅黄衫子,金丝小帽,于鬓边插了一支翠羽,端的是秀丽无双;另一个肌肤皓如白雪,长发垂肩,容光颜色不似人间应有。


 


两人过来接了酒囊,轻声道谢。


 


黄衫女子牵着妹子的手,笑盈盈道:“喀丝丽,同我去一座高山,那里有豺狼虎豹,偏生没有人烟,你敢不敢去?”


 


少女笑道:“有姐姐在,哪里是我不敢去的?”


 


姐妹二人同儿时一般紧紧挽着对方的手,相视一笑,亦觉十分安静甜蜜。


09


 


双姝不曾骑马,步行往终南山来,拔草寻踪,见一古墓,将酒囊放下。


 


不多时,墓中出现一只大雕,将酒囊衔于口中。墓中有独臂人练剑,白衣仙子种花,见到酒囊,俱是一愣,神色间微微有些悲戚,复又释然。


 


死生往来,皆是幸事。


 


10


 


大雕衔酒囊而行,不二日,将之交予一青年手中。


 


青年生得不丑,却也绝算不上英俊,许是少年时孤苦过,穿着十分简朴,有几处还打着补丁。


他接了东西,倒未曾叹气,默默收了,道了一声谢。


 


他从前不知道自己是谁,现下想来,却又似乎,早已经知道了。


 


11


 


此番来接酒囊的是个美貌少年,骑着白马,神色带几分娇矜。


 


仔细看来,只见“他”喉间平坦,俊丽爽朗,青年看得愣神间,手中酒囊已被劈手夺去。


 


“少年”抛下一串银铃般的娇笑,打马远走,再不回头。


 


12


 


风霜荏苒,英俊的青年背负状似金蛇的长剑,沉默地接过了酒囊。


 


山上的洞窟里仿佛仍回荡着歌声。


 


“从南来了一群雁,也有成双也有孤单。”


 


13


 


最后,一对背着双刀的少年男女接过了酒囊。


 


14


 


老先生于浓雾中走了两三步,精神渐渐矍铄,步履亦轻快起来。


 


前方停着一辆跑车,两个故人。


 


长脸的给他开了门,圆圆脸的递过来一瓶XO。


 


老先生取出怀里的酒囊来,笑呵呵推拒:“我也有酒啦。”


 


15


 


当真好酒。




16




九月廿二。


此一别江湖,又永未别江湖。




[FIN]



马龙有种神奇的能力,无论世事如何变幻,他始终能坚守自己那一方球台和内心。从去年惊涛骇浪的623事件,到今年刘指导秦指导回归乒羽中心,他似乎不受侵扰,练球比赛一如既往,但其实身处风暴中心的他有多不容易,我大概可以想象。昨晚和周雨的比赛尤为激烈,比分一度打到19:17,马龙的韧性体现的淋漓精致。他用行动表示着,他还在向着东京的目标一点点前进,不动声色地坚持自我原则。
每次在比赛现场见到他我都会有种太得过且过的汗颜感。所谓伟大,大概就是他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