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生花

星星虽美,自有其轨,凡人只需仰望不要妄想摘星。

马龙有种神奇的能力,无论世事如何变幻,他始终能坚守自己那一方球台和内心。从去年惊涛骇浪的623事件,到今年刘指导秦指导回归乒羽中心,他似乎不受侵扰,练球比赛一如既往,但其实身处风暴中心的他有多不容易,我大概可以想象。昨晚和周雨的比赛尤为激烈,比分一度打到19:17,马龙的韧性体现的淋漓精致。他用行动表示着,他还在向着东京的目标一点点前进,不动声色地坚持自我原则。
每次在比赛现场见到他我都会有种太得过且过的汗颜感。所谓伟大,大概就是他这样。

rps不是这么搞的啊……

点进朱白tag里看到有些分析他俩感情的帖子,又是卡点又是谐音又是同款又是玫瑰花的……妹子们啊,我不是泼凉水,男人真没几个会想得到这些细腻又粘腻的小细节啊。搞rps要有耐心,要等漫长岁月,安静看看就好,这么硬掰那不叫糖,叫尴尬啊。

朱白气场也不是不可言说的暧昧气场,他俩真的是好兄弟,可以为彼此两肋插刀的那种好兄弟,特别是白宇,那是真仗义!磕他俩兄弟情比rps有趣多了。

不行,还是想吐槽

早打定主意做个路人粉舔舔颜值有空追剧就行了,但傻x总有本事把你逼到专门花时间骂人,太不值当了,毕竟时间宝贵,可又看不得好东西被他们糟践,吐完槽痛快一把算了。
今天看见记者南音也被逼急了,微博里控诉粉丝攻击他,估计以后是再也不想采访居老师了。可惜了那篇采访还被傻x拿来分析说有阴谋。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篇采访的实质内容是和居老师探讨演员深层次的问题,为啥探讨?因为记者觉得他有内涵有想法才和他聊这么多,给他一个展示内心世界的平台,不然问问无关痛痒的话题再逼他说两句土味情话交差不就得了?小学语文没学好就闭嘴补课别丢人ok?
你们算算这是第几个被傻x粉逼到反感正主的业内人士了?简直怀疑粉丝们是以骂走骂怕一切业内好感人士为最终目标,凡是工作人员合作伙伴(现在的潜在的)编剧记者……一个都不放过!等人家退避三舍的时候再掉过头假惺惺的对正主说:哥哥只有我们了!(咦?莫名耳熟?)
请问,有你们这帮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渣子对他有什么帮助?是能给他拉资源还是可以给他写剧本?是能给他写专访还是能给他做宣发?一个连画画写文剪视频周边都出不了的普通小废柴凭什么替正主去得罪圈内人士?居老师欠你们家多少米你们要这么害他?这和动辄跑到人家单位门口大骂单位领导偏心对我家xx不好,同事都想蹭他功劳吸他血,连门卫大爷给他车放行都晚三秒钟针对他的泼皮行为有啥区别??你别不信,试试去你爸妈单位或公司门口这么骂一天,你看你爸妈揍不揍你!

居老师哪天要是凉了就是被这帮傻x粉给拖累的。唉……

还是吐槽

我真傻,真的。
我单以为胖球圈粉丝作妖傻逼多,没想到换个圈子看看,更多了。
日常可怜朱一龙老师。辛苦往前走一百步,团队和粉丝能给他拖回去九十九步。
镇魂我都没好意思安利给基友们,觉得剧情硬伤太大,撑死就请大家看看两位老师的双人cut。
而因镇魂大火受到万众瞩目的朱老师,新作业交出的是许你这样的玛丽苏狗血言情剧,还是粗糙版的。
我要是居老师我也会生无可恋不想营业。
粉丝们还到处安利许你,真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态。留点精神吹知否男二不好吗?起码有吹的资本,吹许你是当别的观众都瞎了吗?还是你们觉得居老师这样的作品这样的表演就已经值得惊喜了?你们对他的期待值是有多低???
谁要是给我安利许你我会觉得他简直在侮辱我的智商。

by48沙雕小剧场

与真人无关,角色ooc都是我的!

北老师我爱你!

by48沙雕小剧场

by家每年年中都要家族聚会,大家会陆续从天南地北赶回白家老宅,吃饭喝茶聊天吐槽,顺便商量下以后的事业规划。

不过今年大家吐槽内容和往年不太一样。

最先到的是尤东东和章远。

东东吸着奶茶:“老弟你知道吗?我在网上看到好多把我和zyl家的冯豆子拉一块儿的cp视频。哎拉cp也就算了,居然每个视频都是我被他压!”

他愤愤的嚼着珍珠:“我特么一强攻啊!这世道简直不好了!”

“我还是有女朋友的人呢,她们放过我了吗?林风、胡杨配了个遍,连沈巍都拉出来了。你说鬼见愁知道了会怎么样?”章远用指头蘸奶茶在桌上画miss you,忧伤的说:“我想何洛了,快带我回家吧!”

刚进门的韩沉听了他俩的话,冷笑一声:“我说最近何开心怎么看我的眼神不怀好意呢,感情也没放过我。”

尤东东满怀期待的问:“姓何那小白脸?哥你肯定是上面那个吧!”

韩沉脸色复杂地盯着他。

尤东东不敢置信的慢慢张大了嘴巴,看上去有点蠢。

杨修贤换了拖鞋踢踢踏踏走进来,搭住韩沉的肩膀:“一群小姑娘也就网上过过瘾,哥们儿看开点。”

“事关by家的面子!你又被配给谁了?”

“那多了去了,zyl家的生哥、夜尊、樊伟……唔,也有沈教授。”杨修贤掰着指头数。

“看来上下这个问题我不用问了。”韩沉打量了杨修贤一眼,这家伙只差把“骚情”俩字写身上了。随即摇头:“不争气的玩意儿。”

杨修贤瞪大眼睛:“哥你这重点是不是有些跑偏?你还是有家室的人呢!”

“苏眠姐要是看到网上那些你被何开心压倒的视频,会做何感想?”他挑着眉梢坏笑着问。

韩沉不动声色地拉开他的胳膊,说:“她表示除了沈巍其他人都不能接受。不过你,在谁下面她都不稀奇。”

正说着呢,裴文德和伯力到了,两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

伯力脾气爆,刚喝了口章远拿给他的奶茶就拍起了桌子:“我!堂堂匈奴王子,草原之主,马背上的战神!居然被一群小姑娘编排成了别人的身下臣,这到底是什么歪风邪气!喂,老弟你这奶茶不地道,下次我从草原上带些正宗的给你。”

章远连忙摆手:“不了,我还是喜欢这个不地道的奶茶。”

裴文德捻着佛珠。他自从剃了光头之后整个人似乎佛光笼罩,不过这会儿剃度前的杀气又回来了:“伯力兄,你看我这出家人也没逃过魔掌,可见by48家族境况不妙。”

韩沉皱眉:“难道无一幸免?你呢?”

正在吃面的谢南翔突然被问,他茫然地抹了把嘴:“我?不知道,我在医院里忙的脚不沾地没功夫上网看这些啊。再说我仁华一枝花,有俩cp多正常啊?”

韩沉抚额:“就不该问你这自恋狂。”转头又问尤东东:“曹光和晴川呢?”

“曹光说要打线下赛,晴川在红色纪念馆做党建学习周的解说,都没空回来。”

章远委屈的问韩沉:“哥,咱们家的人怎么突然就都被拉cp还都变成受了呢?”

“还不是赵云澜干的好事。”不知道什么时候罗非来了,坐在沙发上端了杯咖啡闲闲的说:“谈个恋爱轰轰烈烈,现在网上都知道他在沈教授那儿反攻无望,搞得我们集体翻不了身。”

“……”

“……!”

赵云澜为了等出差的沈巍回家,愣是拖着买了最晚的机票。沈巍开车送他到机场,路上两人闲聊:“你跟我一起回家族一趟吧,虽然不是见公婆,但家里人总要见的嘛。”

沈巍耐心解释:“我们那边也要回去一趟,下次一定陪你去见他们。”

想了想又问:“你的兄弟们……都是什么样的人?”

赵云澜剥了颗糖顺手塞进沈巍嘴里:“各行各业都有,脾气天差地别,但都是好人,我们彼此也很信任,不会为难我屋里人的。”

到了机场下车,他还不忘调戏人家一把:“大美人儿乖乖在家等着为夫啊。”

沈巍对此明显有免疫力了,犹豫了下毅然伸头去吻了吻赵云澜的唇角:“夫君早去早回。”

被老婆反调戏的赵云澜一路乐得找不着北的回了大宅,一进门就察觉出一股冷气。

by48众人一起盯着他。赵云澜一贯厚脸皮,在大家的目光洗礼中抬手示意:“不要这么客气嘛,一家人就不用行注目礼啦。哎我这一路紧赶慢赶的快渴死了,小远有茶吗?给哥哥倒杯过来。”

尤东东:“哥我们最近可惨了。”

章远:“被拉cp不说,还要做受。”

谢南翔:“我们……好吧,你看看韩神、罗非哥、伯力哥、裴大师,哪个不是A气爆表!?”

杨修贤:“我释放荷尔蒙是为了带妹子飞,不是为了被zyl家的压,虽然我并不介意和美人来一发吧……”

裴文德:“你们还好说,我等出家人实在不能奉陪。”

伯力:“是可忍孰不可忍!”

罗非:“一人做受一人当啊,您是不是给我们兄弟一个交代?”

赵云澜怒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子也是纯1好吗?!要不是我家那口子回回用万山之力压着我我早就为自己正名了!”

韩沉拍了拍他的肩膀:“赵处,你的心情我理解,不过,你要不要考虑单飞?”

END

关于伯力和赢稷的一个小脑洞

昔昔盐:


《质子列传·卷十一》

元狩二年春,以冠军侯去病为骠骑将军,将万骑出陇西。转战六日,奔袭千里,大破匈奴。浑邪王以其子伯力入汉为质,率残部苟且偷安。

浑邪质子时年十九,貌英武,善骑射。其人疏阔,不类夷狄,有君子风。然性桀骜,军戎铁意,质于长安数载亦不改其本色。不慕荣利,不避豪权。尝驱马道中,见贫女受辱,即以长鞭挞纨绔子。鞭为精铁所制,骨节长三寸余,百节一鞭,铮然作响。匈奴生于马背,常年游牧,骑射皆属腕力,京中富贵子弟自是不及。伯力立马扬鞭,岿然不动,马足蹄铁未移分寸,而恃金强买者并一众家仆头脸俱伤,抱首鼠窜。一时传为佳话。馆驿侍者亦为所动,自后以主相待,不复傲慢之态。

其年冬,天子于甘泉宫宴饮。伯力素厌觥筹,以不胜酒力故,未罢即退。节中仪典繁杂,城巷空荡,人皆往东隅祭岁观灯。伯力策马驱至朱雀门,正欲拨转,忽闻雷动,有一星如斗自天角坠下,尾火不灭,落于城西。心中登时惊异,挥鞭即往。

行得数十里,则西南光愈盛,璀然如日月。其时阴风大作,卷土如飞,凋木残枝吊诡以待,皆隐于暗处。座马惊惧,长嘶不前。伯力遂途行往视。前路百步遽有一山,光生山麓,麓脚泥填,度其森寒,绝非祥瑞。伯力不惮鬼神,欲窥其究竟,即以长鞭铁令傍身,趋光赶赴。

王都自有山野圈禁,隔绝兽物,彼时伯力思虑未及,已入异地。一时光华刺目,恍若白日,风声凛冽处,沿途山木尽数倒伏。忽而惊雷成阵,有电光石火起于云中,乌然一朵焚烟直落,立地化为霹雳,击山而中,松涛如怒。伯力避之不及,即有浑然劲风击于面门,生腥欲血,乃一巨熊,其立时挥鞭,反戈以还。然未待突袭,复得一雷,轰然如天崩,倏尔雨落,有一男子黑衣广袖御风而来,冷言相斥,“竖子无礼!”

伯力生于漠北,长于战地,血影随身刀剑如常,素来胆魄过人。诸般怪异并无惊疑,但收鞭行一揖礼,道,“误入山中,多有惊扰,万望勿怪。还请阁下尊名?”

“吾乃此地山君。汝是何人?”

伯力闻言,面不改色,“在下伯力,浑邪王长子,今质于长安。”

山君视其面容,神色稍缓,遂敛袍以落,顷刻止雨收风。复又开口,“既为浑邪质子,何故来此?山禁多土封,今番若非吾亲往巡视,汝已毙命雷击之下矣。”

“吾于城中见一星落,遂驱马而至。并无他意。”伯力遥指一处,山麓之中银光闪烁,必有异焉。

“无妨,”不料山君莞尔,伸手擒得,览于掌中以视,“此为卞和之玉,和氏璧也。”

伯力并非汉人,不知其来历,疑惑,“岂有至宝弃于山林?”

山君点石成几,指木为座,拈花以为酒盏杯茗,邀伯力同饮。复道,“汝为异族,不知和氏璧为战国物,昔秦昭襄王欲以十五城易于赵国,蔺相如携璧独往,心坚舌利,终保此物安然以返。

“后乱世风起,数国交战,和氏璧复入秦国,玉匠施以刀琢,成传国玉玺。秦二世而亡,子婴素衣白马降于刘邦,玉玺亦同归,成汉室之物。于今已有百余年矣。”

伯力却之不恭,浅酌一杯,道,“和氏璧既已成玺归于汉室,如何化为飞星、坠于此地?”

山君摩玉璧以笑,“王子聪慧,乃知天地生其灵宝,必为土地江国乎?”

“非敢妄议。我族居于漠北苦寒,衣食饱暖尚且不足,何谈金玉外物?”伯力沉言,目不斜视。

“王子德品超然,今夜得与同饮一杯,实属天缘。”山君含笑,奉玉于前,“至宝无尘,以配至人。望王子笑纳,勿复推脱。”

挥袖间音容邈远,天地风雷瞬息收归,滴雨不沾。山林四下冷寂,伯力环顾,阒无一人,桌椅杯盏俱成木土。唯怀中一玉玺耳。



待还长安,乃知宫中失窃。玉玺为国之重宝,朝堂沸然,穷力以寻。伯力失笑,还道此间山君戏耍,引火犯禁。遂将玉玺置于朱雀门,宫人拾得,乃返。

后闻得城西有兽作恶,残暴无匹,遂遣羽林列阵,竟捕得黑熊一头。伯力往视,心下生疑,此非山君之兽乎?假意问道,“此实乃野物,如何下山伤人?”

“并未伤人,仅牛羊牲畜,断颈失血而亡。”

“如何不食肉,止饮血?”伯力又问。

“吾等不知。盖王陵土封耳。”

“此乃何故?”

“城西临潼山麓为秦东陵,秦王嬴政之祖皆葬于彼处。帝王虽殁,然王气犹存,须以术数,施加土封禁锢。既辟外邪,亦镇亡灵。乃得安定。”

伯力心下愕然,“山中康平不为山君挟制?”

“王陵自有帝君,世无山君。”

“则东陵之主?”

“为秦昭襄王矣。”


伯力大骇,“和氏璧……未有别名?”

“卞和之玉产于荆山,亦称荆虹。”


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END


仅以此纪念关注双子星的两年。七百多个日夜,有泪有笑,更有了悟与淡然。
双子星的岁月还很长,我不会强求,静静在天穹下观星就是最好收场。谢谢。
歌词与想说的都在图里了,实在懒得打字。链接请看评论。

这一幕我真的太难过了。
眼睁睁看着放在心上的人为了保护自己而遭受折磨,最后还被一锥穿心,哪个男人能接受这样的现实和打击?赵云澜带着哭腔喊的那两次“沈巍”让我心碎了。💔

好、好美!是我的昆仑君啊!

瓶子化墨:

今晚的沙雕剧情和崩坏的人设是什么鬼,还我痴守万年万丈深情的沈巍和大荒山圣惊鸿一瞥的昆仑君啊😂😂😂😂

必须截屏纪念下这个精彩段落。
从赵云澜发现沈巍割腕时,两个人的情绪层层推进,有来有往,引人入胜。
1被发现的沈巍惊慌失措,最强大的斩魂使在那个人面前也变成了孩子,只会把手往身后藏。
2赵云澜验证了自己的推测,那句压低声音的“你别想着骗我”让书里的人物瞬间穿越到眼前。
3沈巍甩开他的手,但放下时还是有意无意的蹭过赵云澜的手指,赵云澜的手也一直没放下,似乎想再抓住他的手,小细节揭露两人其实对对方是不舍的。
4慌乱过后沈巍开始想说辞,想让赵云澜别再追问,但毕竟心绪大乱,张了几次嘴都不知道说什么,最后编了一个自己都觉得蹩脚的理由。眼神闪躲嘴唇苍白,特别符合他当时心慌又虚弱的情景。
5赵云澜又气又心疼,但还能忍着不爆发。白宇闭了下眼睛深呼吸,逼自己缓解情绪,眼眶瞬间就红了,处理的特别好。因为气,所以有几秒没看沈巍,眼神却不受控的飘到他伤口上,脱口一句“很疼吧?”
6这三个字让沈巍一下子卸下所有防御,他是斩魂使,所有人都敬他怕他畏他,只有面前这个人会真心实意的关心他,一万年前是,一万年以后还是。
7所以沈巍笑着说“伤惯了”。但这对赵云澜无疑是个很大的刺激。他还不知道为什么沈巍要为他做到如此地步,进一步压抑着用近乎气音的声音说了那句“我不值得你这样做。”
8赵云澜这句不值话音没落,沈巍就跨步上前,急迫的回应赵云澜“你值得!”眼神暗藏千种情愫,偏偏嘴里不敢露出半分,于是也是用近似气音的声音回答,语气坚定而压抑。这个部分两个演员眼里都隐隐有泪光,足够虐碎一地少女心。
9赵云澜发飙了,是气是不解更有心疼。这份舍命的情谊太重,沈巍的心意深沉到近乎悲怆,他不知如何是好,不知道怎么偿还。(没截到图,哭)
10沈巍眼里的千言万语都化成这句“是我还你的”。赵云澜的眼神则从愤怒焦虑转为不解,非常自然。这句台词顺道点破了一万年前的一些场景,埋了个伏笔。
两位老师的演技真的好,情绪递进转化都在情理之中。所谓对手戏,就是要互相成全才能成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