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生花

星星虽美,自有其轨,凡人只需仰望不要妄想摘星。

类似情歌

类似情歌
(平行世界与真人无关)

登上里约奥运男团冠军领奖台时,张继科看着身旁面容清瘦的马龙,轻轻呼了一口气。

如释重负,又凭空一份茫然,举起金牌时和身边人擦着手臂又觉得安心。彼时他和马龙还不知道,里约山呼海啸的掌声和欢呼声预兆着地球另一端的热烈狂欢。

马龙放下金牌,目光轻而快的往他腰上一扫,十多年或主动或被迫培养的默契让张继科瞬间读懂含义。

“腰还行吗?”
张继科边下台边点头。
“撑得住。”

他少见的对马龙撒了谎。一起摸爬滚打那么多年,只要是马龙开口问的,张继科几乎没有瞒着他的时候。

只有一次。

马龙二十三岁生日那年,他发了消息给张继科请他一起吃饭。
张继科想了想,回“有点事儿,你们去吃吧,生日快乐啊兄弟。”
放下手机张继科想着,有个毛线事。只不过看见人家早上去机场接女朋友了而已。

回到奥运村里,张继科直接瘫在床上连手指头都不想动弹。小胖跑来给他按摩加贴膏药,他哼哼着道谢,还是不动,任凭小胖有力的手把自己搓成一条咸鱼。疲倦顺着血脉筋络飞快的爬上来,他迷迷糊糊的沉入半睡眠状态,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睡着了?”

接着,床垫塌下去一点,有只温暖的手在腰上抚过。

小胖似乎在旁边说了句什么。那人咳嗽一声,玩笑似的说:“老胳膊老腿的,快别折腾我俩了。”

可不是吗?打过两届奥运会,无数次世界杯世锦赛,年华都在这一届届比赛里溜走了。张继科滑入梦乡前想到。

马龙说的对,别折腾他了。

一觉睡醒后张继科终于想起来有个直播任务,他打开直播软件不甚熟练了摆弄了几下才连接成功,铺天盖地的弹幕让他呆了一会儿。

怎么会这么火?

瞎聊了一会儿功夫,张继科也适应了这种独角戏似的交流方式。刘指导跟他们说过,奥运之后运动员都会火上好一阵子,但项目火不火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他想着,随口问了句:“你们会看乒乓球吗?”

弹幕里刷刷飞过一片“看!”“以后专门看你和马龙打球!”“小哥哥在球场上可帅了!”

张继科笑了,他站起来不小心扭到一下,腰上那钝痛闷闷地传来,完全不给大满贯面子。

纵横球场十多年,张继科也觉得自己只有在站在赛场面对敌手是最帅的,小姑娘们爱慕的皮相终归不是男人的立身之本。

可他还能打多久呢?张继科揉着腰,随口一句“如果我和马龙都退役了,你们还看乒乓球吗?”

说完一愣。
他还是习惯性的把马龙纳入自己的思考范围。镜像双生,他下意识里觉得自己的想法多半也是马龙的想法。
张继科暗自检讨,太想当然了。

那头弹幕一片哀鸣,哭脸表情挂满了屏幕。中间有一句“为什么想到退役呢?”

张继科挑了这句念出来,露出一个坦荡的微笑:“想打,打不动了啊。”
说完又琢磨了一下,摇摇头,自言自语说到:“真打不动了。”

直播刚搞完,地球那头的媒体就拟出劲爆标题了。“张继科吐露心声欲退役!”“张继科功成身退?里约成最后之战!”
马龙看到这些已是深夜,他拿着手机刷了几条体育新闻,心头莫名发慌,起身去找张继科。

房门半掩着,张继科戴了耳机趴在床上闭目养神。感冒和高强度的比赛折磨的这个英俊男人瘦脱了形,颧骨高高撑起来,看着一副辛苦相。

马龙放缓了声音,推了推他:“继科儿,去吃饭吗?刘指导煮了泡面。”

张继科睁开眼,用低沉的声音嘟囔着:“真不想吃泡面。”

马龙挨着他坐下:“得了,将就一顿吧。回北京我请你吃火锅,东来顺走起。”
张继科弯起那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笑了:“那必须的,大满贯要请客。”

马龙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你今天说你想退役?”

张继科收了笑容,心里有点酸涩。
退役两个字轻巧,可对他们而言就是翻天覆地的改变了。马龙大概自己都没发觉他说起这个词的时候声音在不自觉的发抖。

他抬眼瞧着马龙,一起走过的年岁悄悄在脑子里浮现。曾经他也设想过要再往前冲,世锦赛上要再和马龙来一次生死战,不管输赢,下了场子还能和马龙喝酒吃火锅然后听他胡侃,他还没跟面前这个又爱又恨的双子星比够……他有多不舍语气就有多平静:

“是有这么个想法。”

马龙一怔,手在床边握成拳头,短短的指甲掐入掌心。

“身体原因?”

“嗯。打不动了。”

马龙觉得嘴里弥漫起一阵苦涩,进门前那种心慌又上来了:“你实力摆在那儿的,身体回去治疗肯定能恢复。再考虑下吧继科儿。”

“考虑挺久的,”张继科翻身慢慢坐起来看着他,语气是不易察觉的耐心温柔:“龙,我打不动了,以后没法一起了。”

马龙几乎要夺门而逃。他见识过张继科的暴烈,也体验过他日常的细致,而张继科最深藏不露的温柔本性,在这句话里展露无遗。

马龙垂下头去久久不出声,白炽灯的光落在他同样瘦削的脸颊上一片苍白。张继科想,自然规律无可避免,但是看着马龙为他难过,心里还是有点虚荣的高兴。

终究他与他这十四年不是白白经历过,马龙坚固如堡垒的内心始终有他一席之地。

良久,马龙低低的说了一句话:“那我就要一个人了。”

张继科愣了愣,克制了心里的波澜,轻描淡写的想揭过去:“哪儿能呢,你还有秦指导,有许昕小胖他们……”

“不一样,你知道的。”马龙站起来,依旧没有看他,盯着对面的白墙说到:“你再考虑考虑,别那么急做决定。”

张继科如临大敌般掐着自己的虎口,马龙的背影看上去又孤独又茫然,他实在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从后面抱上去。

抱了又能怎样?
终归是要放手的。

两个人的谈话无疾而终,张继科最后还是拖着步子挪到刘指导屋里吃下一碗爱心泡面。听着刘指导絮絮叨叨跟他们说着回国后的一些活动安排,张继科“嗯嗯”的都答应下来,反倒是马龙没怎么吭声。他盯着锅子里咕嘟翻滚的汤汁,专心致志的守着荷包蛋煮到半熟,好像到这儿来就是为了给张继科的碗里捞一颗蛋。

回国一路上二人无话。八千里路云和月从机窗外飞过,黑夜白天交替完三十多个小时的航班。张继科腰时好时坏,不敢坐久,半躺着看窗外的夜幕时来了灵感,随手记下一首诗。

他和往常一样推了推旁边的马龙,略有些得意的问:“写的咋样?”

马龙拿下耳机,接过纸去——
穿越大半个地球
今天 终于可以
倚着你 呼吸
枕着你 睡去
我看见
那些过往
那些回忆
在你怀抱里
明天
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 方向
但我们都记得
曾经交会时的光芒

马龙垂着眼角看完,沉默了两秒钟答到:
“写挺好,能出版了。”

一回国,火爆的粉丝接机场面吓了所有人一跳。张继科被人群簇拥着动弹不得,想到马龙那个生人勿近的性格,还是忍不住往身后张望了好几次。

果然那人一脸的不适应,嘴角紧抿眉头浅皱,有两回心有灵犀似的抬头望向张继科,两人目光碰一碰,彼此都心安不少。

马龙下意识的回避着张继科退役的问题,两个人似乎都当里约那场谈话没发生过。港澳行活动中两个人玩的很是放飞自我,马龙和许昕打表演球,颇有默契的坐上了张继科搬来的椅子。张继科更甚,出门什么装备都不带,理直气壮的和马龙伸手要衣服要球鞋。

马龙认命的和这人换了衣服,从小长起来的习惯和情谊让他对张继科没有任何所谓的安全距离,两个大男人互穿贴身衣服也不是第一次了,结果出场后被主持一调侃,全场小姑娘都炸了锅似的尖叫。

张继科不在乎,又去半真半假的搂着小姑娘教打球,气氛再度掀起高潮。

下来后,张继科当场就要脱衣服换,瞬间无数长枪短炮对过来。马龙二话不说拉着他就往场馆里面走,后面一阵惋惜的叹气。

接过张继科递来的球衣,马龙听着外面女孩们的尖叫,开玩笑说:“张教练今天挺高兴的。”

“最后一次啦,逗她们开开心吧。”张继科的纹身在灯光下露出霸道的色泽,脸上却是包容温和的神情。周围的喧嚣一下子消失不见,马龙只感到手心里细细的汗意,球馆里的冷气有实体一般噎住喉咙和胸膛。

马龙本来还存了一两分幻想,张继科能再考虑下退役的事,听到这话,那一份的幻想也熄灭了。他太知道张继科,他是球场的王者,也是自我的绝对主宰,他决定好的事一定会执行彻底。

他有些木然的换好衣服鞋子,一只青筋凸起的手伸到眼前,马龙下意识的和他一击掌。

“你手好凉啊,”张继科握了握,关切的问:“别感冒了,馆里冷气太强了吗?”

马龙摇摇头,抽出手向外走去,张继科磨蹭了下指掌间微凉的温度,慢慢跟上去。

奥运后一系列活动都参加完后,张继科提交了退役申请,媒体那边因为提前打了招呼所以没有铺天盖地的报道。刘指导和他单独长谈了一次,谁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第二天在队里宣布时,刘指导总结张继科的光辉历程,要大家向他学习和致敬,说完瞟了瞟马龙,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队里在食堂举行了小型的告别会,所有人都去和张继科道别,小胖甚至抹了抹眼泪。唯独马龙一言不发,轮到他时,他举起酒瓶咕嘟嘟倒满一杯啤酒,端到张继科面前,长久地凝视着他:“继科儿……”
张继科也看着他。少年时有些婴儿肥的脸长开了,变成一副成熟清俊的男人面孔,他们一起承担过风雨,现在享受着应得的荣誉,马龙长成了国乒队长,一应荣辱都能挑起了,但骨子里还是他熟悉的温柔又别扭的那个少年。
“我的话都在酒里了。”马龙仰头一口干掉那杯酒,表情平静无波,唯独眼角的红痕泄露着心绪。

tbc
本来想等写完再发,但tag全面被禁也就无所谓了。但愿能写完这个短篇。
还是很爱他们。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