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生花

星星虽美,自有其轨,凡人只需仰望不要妄想摘星。

类似情歌2

平行世界,与真人无关。有个脑洞在我这儿挺久了,争取写出来。文笔这玩意儿于我是奢侈品,但还是求大家鼓励吧。
爱他们。

张继科默默喝完那杯酒。
回来修养一段时间他脸上稍微圆润了点,又恢复了些少年气,不吭声的时候嘴唇略微嘟着,看上去有些天真的委屈神态。

马龙边喝边偷瞄他,这样的张继科让他恍惚想起几年前两个人参加王皓大力哥他们退役聚餐时的场景,这人也是沉默着不带一丝表情,只有背过身去马龙才看见他略略有些委屈而伤感的脸。

聚餐完第二天起马龙就再没见过他那样的表情。老将正式退出江湖,从这天起,眼前有荣辱要担,身后有弟弟们要罩,山风夜雨都只能他们俩来扛了。

站在所有人前面遮风挡雨的时候才知道有多累。马龙有时候压力大了会拉上张继科撸个串喝点酒,再吐槽一番,张继科就在旁边默默听着,自己吃着烤茄子烤大虾也没忘记给他递个烤肉烤排骨,听马龙说的逗了就哈哈大笑。每次喝三四瓶啤酒,不醉,刚好够暂时抛开烦恼,第二天球拍一拿,球场一站,眼神里又是舍我其谁的大将之风。

担子是重,可两个人扛的日子总归没有那么难。

如今这人卸下战袍,神情平和眼神清澈的准备踏进另一个未知的繁华世界了,马龙不知该不该羡慕他。

他喝的有点急,一缕酒液顺着下巴滑到修长的脖颈上,喝完后,马龙一抹脸,从桌上拿起一瓶红酒往自己杯子里倒,没等对面的人反应过来,又一口灌了下去。

当马龙还要倒第三杯的时候张继科终于抓住空隙,摁住他要倒酒的手:“行了龙,再喝要高了。”

马龙摇摇头:“今天得尽兴,以后,以后……”话没说完又被张继科握了握手:“以后只要龙队吩咐,随时赶到,今儿就点到为止吧,不然照你这个示范法我等会儿真要被灌吐了。”

被张继科这么半开玩笑的一打岔,马龙也就停了杯,他酒量可以,但今天醉意却来的快。室内暖气一催,脸颊上浮起一片薄红。迷迷瞪瞪中,似乎有人架起他的胳膊,有力的支撑着他回到宿舍里。

到了房门口,那人用一把低沉的嗓音轻声说到:“龙,马龙?到了啊,拿钥匙开门。”

马龙垂着头,手伸进运动服宽大的衣兜里扒拉了半天也没见翻出什么名堂。那人无奈的换只手扛住他半个身子的重量,在另一边的衣兜外面捏了捏,随即摸出一串半温的钥匙。

开了门,进了房。马龙被妥帖的放在床上,那人似乎弯下腰来给他盖被子,有点粗糙的手指温柔的蹭过他肩背,又轻声嘟囔了一句:“别再喝多啦,这么沉,女朋友怎么扛的动你。”

马龙下意识的回嘴,开口吐出几个音节,在那人耳朵里成了酒后模糊乱语。随后,门“咔哒”一声,马龙的心晃晃悠悠往下一直坠,直落进窗外的黑夜里。

那人走了。

退役后张继科很是过了一段自在日子。刚开始一堆堆的人找他谈商业活动娱乐活动,他吩咐助理,能推的就推了。实在有两个综艺节目碍着人情不好开口的,也签了下来。签合同前张继科特意交代三个月后才开始参加录制。

某卫视的节目负责人开玩笑问:“您这是要放大假啊?”

张继科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得得瑟瑟的回答:“那是,我周游世界去!”

说是说周游世界,张继科最先去的还是青岛。父母开开心心的在家里喂了几天大餐,企图补出一个球状的儿子。张继科倒是一如往常的食量,被自己爹吐槽“大小伙子,饭量咋这么小!”

食补不成,老两口准备关心下他的个人问题,打起了忽悠他相亲的主意。

可惜,被张继科偶尔听到正在谋划的电话,大小伙子直接桃之夭夭,跑到舟山群岛去了。任凭爹妈微信电话轰炸,就是不回头。

这么一搅和,张继科觉得也挺热闹,他这一阵子很少想起马龙。乍一离开球队,会有种天高任鸟飞的自由感,外面的一切都可以供他好奇、研究,马龙仿佛成了很久以前的回忆。这样挺好,也许再过一阵,张继科就能把他当成一个普通队友来看待了……

当然,如果马龙没有那么闹心的话。

TBC

评论(1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