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生花

星星虽美,自有其轨,凡人只需仰望不要妄想摘星。

【獒龙】如约而至

脑洞文,ooc算我的。圈地自萌。

三、入道
第二天一醒,张继科模糊觉着自己做了个怪梦,但又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只是脑子里总有个少年的影子,又不知道那人是谁。

怪的很。张继科琢磨了两天便将那梦抛到一边。说来也奇,自打从南方回来后,总会有些怪事发声。比如后花园里半夜风声大作,而出了花园又什么动静都没有;张老爷收藏了半辈子的宝刀头天还好好躺在盒子里,第二天就挂在了墙上;张继科从胭脂铺子过,有个从未见过的姑娘含笑向他招手……诸如此类奇奇怪怪的事隔三差五就碰上一次。张继科年少胆大,倒不觉得有什么,那些古怪的影子姑娘什么的从来不敢近他身,张继科隐约觉得这与小白每天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多少有些关系。

“小白,你是哪个仙山的精灵吗?”张继科剥了颗葡萄逗它,左右晃着就是不给它吃。小白急了,瞪他一眼,一爪按住张继科的手指,伸过头去叼起那颗葡萄,三两口吞进肚子里。

见它吃的香,张继科也开心,嘴角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意,他眉眼如画,眼尾勾长动人心魄,再一笑更是含情脉脉的模样。小白吃完葡萄抬头一看张继科的脸,呆立半晌,半张的翅膀都忘记收回去了。

张继科戳戳它的小脑门,好奇;“你在看我吗?那天去打酒,酒肆的姐姐夸我生的好看,我自己倒不觉得……小白你觉得我好看吗?”

小白偏过头去,像是不好意思似的胡乱点了点头。张继科哈哈一笑:“男儿大丈夫,生的好看也没什么用,还是要学些本领能保护大家才好。”

小白听了,低头轻轻啄了啄他的掌心。

过了一年,青华观的掌门刘道长亲自下山来拜访张家,张老爷又惊又喜,亲自将道长迎进门又添香奉茶。那刘道长胖乎乎笑眯眯,一团和气的样子,开口却是要让张继科上山进青华观学道。

张老爷大惊失色,连连摆手:“承蒙道长厚爱让小儿跟随您修仙,可我张家就这一个男孩,祖宗香火家里的产业还指望他传下去呢,怎么能去修道呢?”

刘道长呷了一口茶,慢悠悠说到:“张老爷您别急,是哇,其实您命里本只有一个女儿,只因继科这孩子,是哇,命中注定与我道门有缘,令夫人怀他之前那个梦您没忘记吧?”

张老爷白着一张脸点头。刘道长继续说到:“家里的产业只管交给张小姐,在她手上必定会发扬光大,继科呢,放心交给我,青华观必定不会亏待他。”

躲在门后偷听的张继科此时忍不住蹦出来:“道长道长,我不想修什么仙,听说道家剑法厉害,我若去青华观能跟您学吗?”

刘道长乐呵呵的摸了摸他的头:“当然,我道家八卦掌和太极剑你都可以学。”

一听这话,张继科兴奋的看向他爹:“让儿子去吧爹,我本对打理生意没什么兴趣,何不让我跟道长学些真本事?”

张老爷知道儿子脾气,一旦他决定的事就不撞南墙不回头,只好忍痛答应了。

张老爷和夫人依依不舍的将儿子送到大门外,刘道长转过身来意味深长的说:“你这儿子不是凡人,他借你家门来红尘一遭,必不会让你张家吃亏的。”

张氏夫妇听得发愣,刘道长说完这话便带着张继科头也不回的上山去了。多年后张小姐的夫君病逝,她带着两个儿子回了娘家,接管了家里产业,又将小儿子改姓张,生意日益红火,张老爷晚年想起刘道长的话才信了。

这头张继科随着刘道长上了山,一路上他看什么都新鲜,虽然离家时有些惆怅,但还有小白陪着他,不一会儿就又高兴起来了。

一直行到道观门外,张继科刚想跨进山门,只见小白不再飞了,盘旋着落在一颗大树上,朝他叫着,声音哀凄。

张继科一愣,跑到树下抬头对小白喊到:“走呀小白,咱们到啦。”

小白没动,依旧是哀哀的叫着。

张继科以为它怕生地方,柔声劝到:“以后你就跟着道长们修仙,说不定能变成人呢?到时咱们就可以一起玩了,可好?”

小白又叫了两声,深深的看了张继科一眼后展翅飞远了,任凭张继科声嘶力竭的呼唤它,也没有回来。

看着张继科失魂落魄的样子,刘道长拍拍他的肩:“有缘自会相见。”

夜里,张继科躺在硬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小白离开他的样子。

一年多了,原以为他会养着小白一直到老死,没想到小白先抛下他走了。想到这儿张继科有点鼻酸,默默揉了把眼睛。

这时门竟然开了,一个清秀的白衣少年走进来,对着张继科躬身一拜。

张继科吓得从床上坐起来:“你是谁?!”

“我就是你救的那只小白鸟啊。”白衣少年抬起头,眼框有些泛红,声音软而黏像吃了糯米汤圆似的。

张继科愣了一下,随即开心的跳下床来拉住少年的手:“小白?你回来了啊?今天你飞走的时候我以为再见不到你了呢!”

白衣少年的眼眶更红了,黑亮的眼睛里似乎蓄了些泪。“昂,我,我是来向你道谢的,家师有命要我立刻返回昆仑山,我……我以后不能陪着你了。”

说完,那颗泪顺着少年有些圆润的脸颊滑下来。张继科看着心疼极了,伸手去轻柔的擦掉泪水,半晌说到:“你是个小神仙对吗?不能留下来吗?”

白衣少年摇摇头,眼泪又掉了,他从怀里掏出一块温润碧绿的玉坠来放到张继科手心里。

“我真的要走了,这块宝玉给你做个纪念吧。”说完白衣少年依依不舍的看了他一眼,身影像烟雾般消失了。

张继科握着手心里的玉追到门外,半空中有个声音轻轻说到:“别叫我小白了,我叫马龙。”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