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生花

星星虽美,自有其轨,凡人只需仰望不要妄想摘星。

by48沙雕小剧场

与真人无关,角色ooc都是我的!

北老师我爱你!

by48沙雕小剧场

by家每年年中都要家族聚会,大家会陆续从天南地北赶回白家老宅,吃饭喝茶聊天吐槽,顺便商量下以后的事业规划。

不过今年大家吐槽内容和往年不太一样。

最先到的是尤东东和章远。

东东吸着奶茶:“老弟你知道吗?我在网上看到好多把我和zyl家的冯豆子拉一块儿的cp视频。哎拉cp也就算了,居然每个视频都是我被他压!”

他愤愤的嚼着珍珠:“我特么一强攻啊!这世道简直不好了!”

“我还是有女朋友的人呢,她们放过我了吗?林风、胡杨配了个遍,连沈巍都拉出来了。你说鬼见愁知道了会怎么样?”章远用指头蘸奶茶在桌上画miss you,忧伤的说:“我想何洛了,快带我回家吧!”

刚进门的韩沉听了他俩的话,冷笑一声:“我说最近何开心怎么看我的眼神不怀好意呢,感情也没放过我。”

尤东东满怀期待的问:“姓何那小白脸?哥你肯定是上面那个吧!”

韩沉脸色复杂地盯着他。

尤东东不敢置信的慢慢张大了嘴巴,看上去有点蠢。

杨修贤换了拖鞋踢踢踏踏走进来,搭住韩沉的肩膀:“一群小姑娘也就网上过过瘾,哥们儿看开点。”

“事关by家的面子!你又被配给谁了?”

“那多了去了,zyl家的生哥、夜尊、樊伟……唔,也有沈教授。”杨修贤掰着指头数。

“看来上下这个问题我不用问了。”韩沉打量了杨修贤一眼,这家伙只差把“骚情”俩字写身上了。随即摇头:“不争气的玩意儿。”

杨修贤瞪大眼睛:“哥你这重点是不是有些跑偏?你还是有家室的人呢!”

“苏眠姐要是看到网上那些你被何开心压倒的视频,会做何感想?”他挑着眉梢坏笑着问。

韩沉不动声色地拉开他的胳膊,说:“她表示除了沈巍其他人都不能接受。不过你,在谁下面她都不稀奇。”

正说着呢,裴文德和伯力到了,两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

伯力脾气爆,刚喝了口章远拿给他的奶茶就拍起了桌子:“我!堂堂匈奴王子,草原之主,马背上的战神!居然被一群小姑娘编排成了别人的身下臣,这到底是什么歪风邪气!喂,老弟你这奶茶不地道,下次我从草原上带些正宗的给你。”

章远连忙摆手:“不了,我还是喜欢这个不地道的奶茶。”

裴文德捻着佛珠。他自从剃了光头之后整个人似乎佛光笼罩,不过这会儿剃度前的杀气又回来了:“伯力兄,你看我这出家人也没逃过魔掌,可见by48家族境况不妙。”

韩沉皱眉:“难道无一幸免?你呢?”

正在吃面的谢南翔突然被问,他茫然地抹了把嘴:“我?不知道,我在医院里忙的脚不沾地没功夫上网看这些啊。再说我仁华一枝花,有俩cp多正常啊?”

韩沉抚额:“就不该问你这自恋狂。”转头又问尤东东:“曹光和晴川呢?”

“曹光说要打线下赛,晴川在红色纪念馆做党建学习周的解说,都没空回来。”

章远委屈的问韩沉:“哥,咱们家的人怎么突然就都被拉cp还都变成受了呢?”

“还不是赵云澜干的好事。”不知道什么时候罗非来了,坐在沙发上端了杯咖啡闲闲的说:“谈个恋爱轰轰烈烈,现在网上都知道他在沈教授那儿反攻无望,搞得我们集体翻不了身。”

“……”

“……!”

赵云澜为了等出差的沈巍回家,愣是拖着买了最晚的机票。沈巍开车送他到机场,路上两人闲聊:“你跟我一起回家族一趟吧,虽然不是见公婆,但家里人总要见的嘛。”

沈巍耐心解释:“我们那边也要回去一趟,下次一定陪你去见他们。”

想了想又问:“你的兄弟们……都是什么样的人?”

赵云澜剥了颗糖顺手塞进沈巍嘴里:“各行各业都有,脾气天差地别,但都是好人,我们彼此也很信任,不会为难我屋里人的。”

到了机场下车,他还不忘调戏人家一把:“大美人儿乖乖在家等着为夫啊。”

沈巍对此明显有免疫力了,犹豫了下毅然伸头去吻了吻赵云澜的唇角:“夫君早去早回。”

被老婆反调戏的赵云澜一路乐得找不着北的回了大宅,一进门就察觉出一股冷气。

by48众人一起盯着他。赵云澜一贯厚脸皮,在大家的目光洗礼中抬手示意:“不要这么客气嘛,一家人就不用行注目礼啦。哎我这一路紧赶慢赶的快渴死了,小远有茶吗?给哥哥倒杯过来。”

尤东东:“哥我们最近可惨了。”

章远:“被拉cp不说,还要做受。”

谢南翔:“我们……好吧,你看看韩神、罗非哥、伯力哥、裴大师,哪个不是A气爆表!?”

杨修贤:“我释放荷尔蒙是为了带妹子飞,不是为了被zyl家的压,虽然我并不介意和美人来一发吧……”

裴文德:“你们还好说,我等出家人实在不能奉陪。”

伯力:“是可忍孰不可忍!”

罗非:“一人做受一人当啊,您是不是给我们兄弟一个交代?”

赵云澜怒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子也是纯1好吗?!要不是我家那口子回回用万山之力压着我我早就为自己正名了!”

韩沉拍了拍他的肩膀:“赵处,你的心情我理解,不过,你要不要考虑单飞?”

END

评论(7)

热度(85)